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部门要闻>>正文
邓亚军:中国“DNA检测”斗士 作者:sky-lai  来源:科技日报  发布时间:2005-07-22
关键词:科技新闻
浏览次数:

2005年7月1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人民大会堂与泰国总理他信共同出席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向泰王国政府移交泰国海啸遇难者DNA数据检测结果》移交仪式,在中泰建交30周年之际,这份由中科院北京基因所华大方瑞司法物证鉴定中心所做的检测结果成为了两国之间友谊的象征。

这份检测结果也让人们记住了一个名字———“邓亚军”。

飞赴泰国:让灵魂回家

杨焕明(中科院北京基因所):“登格热,疟疾,都没关系,可以回国治,你们要是得了霍乱那就算了。”

邓亚军:“你放心吧,我们肯定会平安回来的。”

人生如戏,如果一切按照预期的那样发展,邓亚军的人生虽然会很完美,但却算不上精彩。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打破了邓亚军的平静生活。她从一个研究者转变成了一名“战士”。

2004年12月26日:东南亚海啸发生。

2004年12月28日:提交救援申请。

2004年12月30日:飞往泰国。

还来不及仔细的斟酌,人已经到了灾难现场,邓亚军被眼前的惨状震惊了,该怎么形容呢?那一刻的感觉就只有一个成语可以描述———“惨不忍睹”。这是一个常用的成语,但是,那一刻她才真的觉得这个成语是如此残忍的贴切。她觉得自己肯定不会再轻易使用这个成语了。

“在此之前压力挺大的,我能不能很好地完成这次任务,既然外交部把我们派出去了,那我们就是代表中国出去的,我能不能代表中国完成好这项任务,还有,我能不能把他们几个人平安地带回来,那都是一种压力。”

到了现场之后,这些念头都不存在了,她每天只有一个想法“多做几个尸体识别”,只有这样,才是对亡灵最好的安慰。

一切都是自己动手做。蹲在一个地方,一蹲就是一整天。放在地上的尸体,一具一具挨得特别紧,识别完一批,马上又会运来新的一批。他们一天大概工作量是50具尸体。当时,海啸已经发生5、6天了,由于气温太高,尸体已经高度腐败,500米远就可以闻到那种臭味。那种味道,不用到现场,都可以想象。

“我们吃东西基本是在现场,刚开始会从住的酒店里边带一些盒饭蛋炒饭什么过去,但到后来,绝对不会吃米饭和豆芽,看着就像蛆,条件反射。”这些艰难,比起后来的DNA检测,算是轻松很多了。

DNA检测:我代表中国

邓亚军:“我们中国,愿意承担这次海啸所有遇难者的DNA鉴定,而且承担相应的检测费用。”

杨焕明(中科院北京基因所):“你做什么决定,哪怕是错的,我都支持你。”

由于尸体高度腐败,DNA检测几乎是对这些尸体进行身份鉴别的唯一手段,而泰国的实验室又没有能力进行这么大规模的DNA鉴定,那么多遇难者的DNA由哪个国家来做,谁来承担这笔费用,成了参加救援的各国人员共同关心的话题。

邓亚军做出了一个令人吃惊的大胆决定:“我们中国,愿意承担这次海啸所有遇难者的DNA鉴定,而且承担相应的检测费用”。这句话一出口,大家都愣了。当时会议主席惊得嘴都闭不上了,安静了三十秒后,会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在当时,他们吃惊是有原因的,研究人员比较年轻,再加上中国的DNA检测技术在国际上也没有得到认可,他们觉得中国敢于这么说这句话,那么证明中国的DNA鉴定水平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现在成功了,说起来可能有人会觉得有点唱高调或者是什么,我们当时真的没有,我们陷在一种极度的救援的热情里面,不仅仅是热情,真的是觉得当时太惨了,我们就是想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有多大劲就使多大劲。”

在泰国工作了16天之后,2005年1月15日,邓亚军带领着DNA援助组返回中国,随同他们回国的还有泰方的工作人员和从泰国带来的第一批100份样本,北京的DNA鉴定工作正式开始。

这100个牙齿样本拿在手上,觉得分外沉重。

“这批样本,一点错不能出,还必须做到最好,而且你有一个做不好那就是中国做得不好,而不是说我邓亚军做得不好。”

这100个样品还是他们争取的,原来只打算给25个,当时,泰国方面不太相信他们。经过这几次反复争取之后,他们才准备了100个样本。在别人怀疑中,他们开始了检测工作。

勇者无畏:置之死地而后生

DVI(国际救援组织):“中国做得太好了。”

邓亚军:“因为压力太大,有时候甚至想到了放弃。”

生活中总会有一些变数扰乱前进的脚步,证明勇者的无畏,记录成功的痕迹。

100个样本的检测结果出来了,没有任何结果。

牙齿样本几乎全军覆没,让邓亚军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为了让泰国政府和国际DVI的专家尽快了解检测情况并解决问题,1月21号,邓亚军再次飞往泰国。

2005年1月30日,5位DVI专家组成员护送着第二批460份样本来到北京,然而,在专家组成员的监控下,牙齿样本仍然做不出来。虽然他们没有明确表示出对中国人技术水平的质疑,但这时候,DVI组织开始向英国、韩国、瑞典、澳大利亚等国家的实验室发送样本让他们进行检测。

留给邓亚军的,只有等待。当时,不仅国外的舆论环境对他们不利,就连国内也众说纷纭,鉴定结果不理想让鉴定中心和北京基因组研究所都陷入了空前的信任危机。

那段时间是难熬的,在等待中各个国家的结果陆续发到泰国。

3月5日,局面出现了转机,邓亚军收到了一份来自泰国的邮件,国际DVI组织执行委员会正式宣布,以前从海啸遇难者身上采集的牙齿样本无法检测出DNA结果,全部改为骨骼样本进行检测。

2005年4月5日,第三批样本从泰国发来,500份全部为骨骼样本。

如果不是心里有个坚持的念头,也许那些日子她会被压力打倒。

一波三折的监测过程,让这个极度自信的人,陷入了一种不可名状的情绪之中,她得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否则就会哭出来。因为压力大,其他部门如果稍微配合不好的话,她会对他们又哭又闹。因为压力太大,有时候甚至想到了放弃。

整个五一,他们是在特别紧张的气氛中过下去的。从4月5日到6月5日,整整两个月的时间,一次一次地反复来做检测。到最后,500份样本,(实际上检测了473份,因为那27个样本已经识别了,通过指纹和牙齿识别了)。这473份样本,我们提交了404份数据,成功率是84.7%。对于DNA检测,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数据。

结果发到了DVI,他们认为简直是不可思议,中国做得太好了。

而邓亚军的感觉,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因为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他们经历了太多的东西。当时结果出来之后,真的有那种绝处逢生的感觉。

坚持到底:奋斗成就事业

同学:“你就是班里的时间表。”邓亚军:“奋斗成就事业。”

1991年9月,邓亚军走进大学校门,第一次接触到法医专业,小时候在公案小说里看到的那些断案入神的“仵作”形象慢慢从模糊变得清晰。大学里的第一堂课上,老师对他们的一席话,点燃了邓亚军成为一名优秀法医的理想之火。

选择了目标,就要有为达到目标而努力的勇气;确定了理想,就要有为实现理想而奋斗的行动。为了掌握专业知识,她心甘情愿地选择了枯燥的大学生活。

“奋斗成就事业”,因为她的作息时间极其规律,同学们那时都笑称她是班里的“时间表”。勤奋使她五年来没有缺过一节专业课和基础课。勤奋使她在学业上付出了超过别人几倍的努力:为了练听力,用碎了三台随身听;勤奋使她五年里的成绩一直排在系里第一名。

五年单调而乏味的大学学习,近十年勤奋不辍的工作探索,使她的专业知识不断丰富、业务技能不断提高,最终,成为一名优秀的法医。

简单生活:过好每一天

何燕:“你生活的目标是什么呢?”

邓亚军:“把今天的工作做好,把每一天的工作做好。”

邓亚军是一本书,如果坚持是书的主题,那么,柔美则是书的封面。初次见到邓亚军,你绝对不会把她跟法医扯在一起,黑色的T恤,牛仔七分裤,高跟凉鞋,桃色的脚趾甲。一样的活力四射,一样的时尚,一样的个性鲜明。在大街上,她就是一个美丽的女人。在办公室,她则是可爱的“邓姐”。

电脑的桌面,是自己一张很唯美的照片。闲暇时的邓亚军喜欢看电视、看书,如果有时间,她也会去做做美容,跟朋友逛逛街。

同时,她也是一个很感性的人。泰国之行,最让她难忘的,不是成堆的尸体,不是恶劣的工作环境,而是泰国机场的景象。在机场所有的空隙,都贴着寻人启示,天真的孩子,慈祥的老人,有的甚至是全家福。“活人找死人”,而且那种铺天盖地的感觉,没有亲自到现场,真是无法体会那种生离死别。这些照片中,很可能就有他们处理过的,而他们的亲人,在灾难发生20天之后,依然渴望他们还活着,还会回来。

“生与死只有一线之隔,而法医则站在这条线上,审视生死。”

在泰国的那些日子,有什么不愉快的事,她从来不会留到明天,睡一觉什么都好了,她的目标很简单,把今天的工作做好,把每一天的工作做好,把每一个任务完成。

因为目标很简单,所以她就活得也很简单。“每天看到我,尽管我会哭会什么,但是你看到我的时候,我永远是比较快乐的一种形象。”

■人物档案

一九七二年生于陕西省西安市,西安交通大学法医系学士、硕士学位,现博士在读,一九九六年至一九九九年西安市公安局灞桥分局刑警队担任法医工作,现为中科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华大方瑞司法物证鉴定中心主任。

二○○○年她加入“人类基因组”百分之一任务的研究工作;二○○一年领导完成了“中国水稻基因组计划”的测序工作。二○○三年,她又承担了SARS病人ELISA试剂盒的研制工作。当海啸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来临时,她在第一时间赶赴泰国灾区,带领中国DNA援助组出色地完成了救援任务。二○○五年获中国青年五四奖章。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通知公告更多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