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氟牙膏遭到强烈质疑 专家称长期使用可能中毒-武汉大学科学技术发展研究院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部门要闻>>正文
含氟牙膏遭到强烈质疑 专家称长期使用可能中毒 作者:sky-lai  来源:新华网  发布时间:2005-07-22
关键词:科技新闻
浏览次数:

刷牙中毒的可能

氟缺乏不会引起病症。没有氟,人一样会有一口好牙

在上海念大学三年级的方静是个爱美的女孩。雪白的皮肤,明媚的笑容,但是她总是不愿意开怀大笑,因为她唇红但齿不白。牙齿是方静的一块心病,因为长期锢牙使她的牙齿又有了暗黄的印痕。

去美国出差的阿姨体贴地买了一打特效牙膏送给方静,据说会越刷越白,牙齿也会更坚固。方静如获至宝,每天刷得特别勤、特别细。
牙膏渐渐用完,方静的牙齿真的没有了印痕——可惜不是变白,而是全都变黄了。

单纯的方静这才想起来去看看牙膏上的英文,这种牙膏是一种高氟牙膏。医生对她说,你的黄牙是刷出来的。

贵州黄牙

“80年代我刚到这里时,没想到我们国家还有这样的地方。”经常在贵州各地调查的郑宝山对《瞭望东方周刊》说,“这里几乎每个人都是黄牙,百分之十几的人是弯腰驼背,因为体质不行,读书教育不行,不仅农活干不了,当兵、打工都不行。”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在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所工作的郑宝山就开始对西南地区广泛流行的燃煤污染型氟中毒进行调查,结果触目惊心。

“这里很多都是整个村子甚至整个地区没有一个人能当得了兵。绝大部分人只能读二三年书,学历最高的就是村长。这里不仅是中国最穷的地方,也是中国乃至世界,地方病危害最严重的地方。”

地处贵州中西部乌蒙山区的织金县有“西南煤海”之称,无烟煤储量达129亿吨。当地农民主要靠种玉米、烟叶,养猪、养牛为生,长期在室内用烧煤烘烤食物使当地农民食物中的氟含量超标上百倍。人体长期摄入超标氟,轻则导致牙齿变黄的氟斑牙,重则导致破坏骨骼的氟骨症。

2000年完成的调查结果显示,在氟中毒严重的贵州省,查明氟斑牙患者为991万人,占同期贵州省人口的28.11%。毕节地区的8个县全是氟中毒的重病区,平均氟斑牙的检出率达到85%,是中国乃至世界人口最多、平均患病率最高、最集中连片的一个地方性氟中毒病区。

世界卫生组织中国发言人罗伊·瓦迪亚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过量摄入氟,会导致牙齿和骨骼的氟中毒。少量氟可以对牙齿产生影响,而长期、大量摄入氟会导致严重骨骼疾病。而与此矛盾的是,微量的氟通常被认为可能帮助牙齿防龋。多数情况下氟来自饮用水,所以水质量的严格控制对防止氟中毒就非常重要。

氟侵蚀骨骼

瓦迪亚说,氟对牙齿产生影响要比对骨骼产生影响早得多。从临床上看,牙齿上出现斑点就是牙齿氟中毒的迹象,严重的情况整个珐琅质都会被氟破坏;长期、大量地摄入氟的话,氟会在骨骼中逐渐沉积,轻度的骨骼氟中毒表现在关节的僵硬和疼痛,而严重的情况下,骨骼结构可能会改变,韧带会钙化。

吉林大学地方病研究所所长李广生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无论是地方性氟中毒或工业性氟污染,形成氟骨症都要经过一个长期慢性的过程,氟中毒所导致的骨病变非常复杂和多样,而氟主要是靠影响“骨转换”的过程来导致骨病变。

氟骨症的基本特征,就是骨转换加速,即骨骼更新换代过程中的成骨过程和破骨过程都有不同程度的活跃,如果成骨细胞的活动比较活跃的话,就会导致“骨硬化”,即骨骼变粗变硬,骨密度增加,但由于形成的速度过快,骨质结构不规则,而且连骨周围的软骨组织都会骨化。这种骨硬化发生在脊柱上的话,脊柱周围的韧带和关节囊都会发生钙化和骨化,从而压迫脊髓和神经。

如果成骨细胞活动旺盛,但没有及时钙化的话,就会表现为“骨软化”和“骨质疏松”,骨骼不够硬,存在大量堆积的软组织,骨骼因难以承受体重而畸形,脊柱弯曲、下肢畸形的很多见,外表看上去就是弯腰、驼背、佝偻和身材矮小。

氟会破坏所有生命行为
美国圣劳伦斯大学化学系教授保罗·康纳特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氟的生物学活性极强,氟可以严重干扰氢键的形成,而这是构成蛋白和核酸结构和功能的关键。氟几乎对所有生命行为都有破坏作用。

吉林大学地方病研究所徐辉研究员说,把中外氟对人体其他器官影响研究总结表明,除了牙齿和骨骼以外,是否还有其他对氟有特殊反应的靶组织和靶器官,现在仍然缺乏肯定的普遍认同的结论。但已有很多研究提示,氟对全身许多器官都可能造成损害。

郑州大学医学院环境卫生学教研室崔留欣发现,氟在一定剂量和作用时间内会造成成年大鼠生精细胞的凋亡,高剂量的氟可以对动物的生殖系统造成破坏,导致精子缺陷甚至不育。最近一项调查显示,生活在饮水氟含量在3毫克/升以上地区妇女的不育率较高。

氟还可能影响心脏,有人对美国威斯康星州安提哥市的调查显示,该市在饮用水加氟期间心脏病死亡率明显提高。实际上,在河北,地方性氟中毒地区心脏病患病率也高于非病区。而对氟骨症患者的心电图分析表明,他们的心动过速、过缓、低电压、左室肥厚等严重影响心脏功能的心电图异常情况显著,并且氟骨症病情越重,心电图异常越显著。

但对于氟是如何影响心脏机制目前还不清楚,估计可能与氟造成血管壁钙化有关。

不仅如此,现在越来越多的发现显示,氟可以通过血脑屏障进入大脑,影响到神经元的功能乃至动物的外在行为,而氟在松果体中累积会造成动物内分泌的混乱。

美国弗西丝牙科研究中心的菲利丝·穆兰尼丝的研究表明,出生前和氟接触会让实验鼠特别兴奋,出生后和氟接触会让实验鼠特别迟钝。

而英国萨里大学的詹妮佛·卢克1997年的研究表明,氟会在松果体沉积,还会减少褪黑激素的分泌,导致青春期早熟。

由于氟可以抑制甲状腺功能,长期实施水中加氟的美国,现在甲状腺功能减退所导致的情绪低落、疲劳、肥胖、肌肉和关节痛、胆固醇增高和心脏病的现象普遍。

康纳特说,氟在人体内是逐渐沉积的,只有一半左右可以经肾脏排出,剩下的就沉积在骨骼、松果体和其他组织中,如果肾脏功能不全,还会沉积更多。

2005年6月美国哈佛大学牙科卫生学院的研究发现,男孩子在5岁至10岁期间如果经常接触氟化物,到他们10至19岁时,患上骨癌的危险会较高。尽管此病十分罕见,仅占儿童癌症的大约3%,但它极其危险。患者在病发5年内的死亡率约为50%,而且几乎所有幸存者都必须截肢,且通常是失去下肢。

华盛顿一个权威研究组织──环境工作组,已向美国政府提出,要求把自来水中的氟化物列入已经知道或者预计会引致人类患上癌症的物质名单内。

李广生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到现在为止,学术界在氟的问题上争议很大,基本的共识是,少量可能有好处,量多肯定有害。”国际上把氟、铅、镉、汞、砷、铝、锂和锡并列,属于低剂量对人体可能必需,但有潜在毒性的第三类微量元素。

氟护牙的疑问

广州中山医科大学附属口腔医院口腔预科主任林焕彩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多数工业化国家含氟牙膏的市场销售量占牙膏总销量的90%以上,在这些国家买到不含氟的牙膏反而是一件难事。在我国大陆,含氟牙膏于80年代末90年代初开始生产,目前有数家国外品牌和多家国内品牌在生产和销售含氟牙膏,含氟牙膏的使用逐渐普遍,尤其是在城市地区,估计市场份额占50%到70%,并且仍在快速增长中。

李广生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氟对牙齿的好处,一开始是来自于口腔流行病学调查的结果,即低氟地区龋齿的比例高。但后来发现这里龋齿高的原因其实很多,并不一定是低氟造成的。

上世纪30年代,美国公共卫生协会的口腔科专家亨利·迪安,在全世界首先开始了氟与龋齿关系的调查。1942年,他报告美国22个城市5831名12到14岁儿童的龋齿和水氟关系时指出,当水氟在低于1毫克/升时,龋齿大约是低氟区的一半,而这种浓度下出现的氟斑牙都比较轻微。所以后来1毫克/升成为氟最早的卫生标准,也是世界各国水氟卫生标准的开端。

但近几年人们在重新审视迪安对氟斑牙轻重程度的定义时,发现他几次改变了标准。在他创立的“氟斑牙分度法”中,分为“不一定”、“很轻”、“轻”、“中度”、“较重”、“重”等6个级别。1934年,他把“很轻”定义为“没有褐色斑点”;到1935年和1938年他发表的论文中,“很轻”的定义是“很少或很浅的褐色斑点”,而这在1934年是被定义为“轻”的。

1934年,他认为“1到2毫米直径的白色斑点”属于“不一定”,但1935年他把这个数值提高到2到3毫米。

氟斑牙是氟中毒最早、最明显的表现,通过逐步提高氟斑牙的诊断标准,迪安得以给“氟在低浓度下护齿而不导致中毒”的结论找到统计上的显著度。

关于氟护牙最早的调查,是通过加氟的纽博格市和不加氟的金斯顿市对比进行的,经过10年的调查,当时统计结论显示加氟可以减少龋齿,但当1995年重新检查当时那些儿童的牙齿情况时,两个地方没有什么区别,甚至不加氟的比加氟的还要好些,但加氟地区患氟斑牙的比例是不加氟地区的2倍。

氟保护牙齿的机理是,氟离子可以取代牙齿珐琅质中的成分——羟基磷酸钙中的羟基,形成氟磷酸钙,而氟磷酸钙比羟基磷酸钙更能抵抗酸的腐蚀。而且,氟可以通过抑制酶的作用,杀死一些口腔中导致龋齿的细菌。保罗·康纳特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这些机理同样充满疑问:

——氟能抑制细菌中的酶,会不会抑制人体中的其他酶?

——怎么能保证在加固牙齿外壳的同时,牙齿内部的细胞不被破坏,形成珐琅质所需要的酶不被破坏?

——长期吸收氟对骨骼会造成什么影响,因为骨骼成分也是羟基磷酸钙,如果它也变成氟磷酸钙的话,会让我们更难还是更容易骨折?氟会不会破坏骨骼形成所需要的酶?氟会不会以其他方式破坏骨骼结构和骨骼的生长?

根据新西兰公共卫生服务计划1987年对全国所有12、13岁儿童的调查,居住在不加氟地区的儿童的牙齿要比加氟地区的儿童好些,而且,加氟地区儿童氟斑牙的比例要高很多。

贵阳医学院教授魏赞道说,以往很多饮水加氟可以预防龋齿的论据并不充分、在详细研究美国的许多调查资料后,他发现饮水加氟和龋齿率之间并没有相关性。

有人观察到加氟饮水对牙齿的发育有影响,因为牙胚的发育受到抑制,儿童出牙的时间至少推迟一年,这样龋齿出现的时间也要推迟1到3年。因此,龋齿并非由于氟的作用而减少,而是在时间上延后了。”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通知公告更多
热点推荐